噶喇藏活佛

编辑:找寻网互动百科 时间:2019-11-18 21:17:08
编辑 锁定
本词条缺少名片图,补充相关内容使词条更完整,还能快速升级,赶紧来编辑吧!
噶喇藏(1911—1965年),即噶喇藏隆日降错,宣统三年(1911年)4月10日,生于哲里木盟博王旗(今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)阿都沁努图克都楞营子。幼年在家乡读小学,10岁时被认定为热河省阜新县巴达玛旺其嘎庙(即巴达旺庙,汉名辅国寺,今辽宁阜新蒙古族自治县八大王庙)活佛。
中文名
噶喇藏
别    名
噶喇藏隆日降错
民    族
出生地
哲里木盟博王旗(今通辽市科尔沁左翼后旗)
出生日期
1911
逝世日期
1965
职    业
喇嘛
信    仰
佛教
主要成就
佛协副主席
第一、二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
国家民委委员

噶喇藏活佛人物生平

编辑
1924年,噶喇藏活佛到青海塔尔寺,拜青海佑宁寺(即郭隆寺)七世土观呼图克图格桑丹曲尼玛为经师,学习佛经。1926年,赴甘肃拉卜楞寺深造10年,还学习了藏医基础理论。1933年,赴北京朝拜九世班禅大师曲吉尼玛,被赐予“呼图克图”称号。1935年,获得“堪布”尊号。同年回寺主持寺务,维修扩建佛殿,频繁进行佛事活动。他还开办喇嘛学校,着重学医,继承和发掘藏医、蒙医遗产,培育徒弟。1943年,任土默特左旗喇嘛政务所所长。1944年,被日本人役为劳工,到阜新煤矿当喇嘛勤劳奉仕队队长。
1946年春夏之交,国民党反动派大肆向阜新进犯,散布“佛心向南”、“佛心归统”等谣言,并企图利用噶喇藏活佛的影响,煽动大众为他们卖命。噶喇藏活佛具有较深的民族意识,而且对国民党军队到处涂炭百姓的行径早就反感,对共产党八路军尊重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十分赞赏。此后不久,国民党军队洗劫了巴达玛旺其嘎庙,激起了噶喇藏活佛与众僧人的强烈不满,对国民党反动派破坏寺庙,抢掠庙产,迫害僧人的举止深恶痛绝。正好当时,中国共产党在阜新成立了“阜、彰、土、苏联合政府”(即阜新县、彰武县、土默特左旗、苏鲁克旗联合政府) ,组建“阜新蒙民大队” 。“当旗县领导上知道了在阜新附近蒋管区巴达旺庙,噶喇藏葛根对国民党的大汉族主义不满,对共产党的政策虽然了解的不多,但对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使他感觉亲近。”[1] 于是派人去做噶喇藏活佛的工作,请他北上解放区参加联合政府。他对来人说:“‘ 我听到这些消息了。我是喇嘛,对八路军的政策了解的不够。我正犹豫不定。政府专门派你来同我联系,我心上的一块石头落地了。’他表示愿意站在革命的蒙古青年一边,同八路军一道与国民党较量。”[2] 噶喇藏活佛按商定的日期,于7月下旬来到联合政府所在地,受到热烈欢迎。“噶喇藏看到这场面,激动地说:‘ 我是出家人,但我是蒙古人。共产党领导蒙古人搞民族自治,解放少数民族,我完全拥护。’”[3]他同自治运动联合会旗支会和蒙民大队一起活动,结合中心任务宣传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,争取团结更多的民族、宗教界上层人士,扩大统一战线。
噶喇藏活佛为扩大地方武装、扩大解放区、巩固根据地,发动群众,动员蒙古族青年参军,争取团结佛教界上层人士,做了不少工作。1946年夏,库伦旗格尔林寿因寺八世迈达里活佛,由于对共产党的政策不了解,听信国民党的谣言离开寺庙,逃到阜新敌占区。还有奈曼旗宝日胡绍庙舍冷旺布活佛,因对党的宗教政策不了解,正在怀疑动摇中,在奈曼旗王爷胞弟的煽动下,逃到阜新观望。当时国民党为争取他俩,已派专人做工作,动员他们率领众喇嘛归顺国民党。噶喇藏活佛得知后,先给两位活佛写邀请信,稳定他们的情绪,然后分别拜访,宣传共产党的民族政策和宗教政策,说明共产党是真正实行民族平等、保护宗教信仰自由。经过一番工作,解除了思想顾虑,他们率领各自的徒弟奔向解放区。
同年秋,解放战争形势发生急剧变化,阜新北部告急,噶喇藏活佛随同大队人马北撤,到达奈曼旗大沁他拉休整。10月末,中共辽北省委书记陶铸同志在大沁他拉召开蒙古青年干部座谈会。“噶喇藏也应邀参加,会上噶喇藏激动地说:‘ 我虽然是出家人,要当个真正的蒙古人,给蒙古族实行自治的是共产党,我是跟到底了。’陶铸同志听了噶喇藏的发言,表扬了他是个好活佛,也表扬了阜新的同志团结宗教界的朋友一道革命,体现了党的政策。在那次座谈会上,陶铸同志向县委领导和噶喇藏本人表示:‘ 葛根在游击区活动不方便,还是去大后方好。’”[4] 11月8日,陶铸同志在大沁他拉亲切接见噶喇藏活佛,勉励他将革命进行到底,打算介绍他到乌兰浩特参加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。后来陶铸同志从大沁他拉北上时,带领噶喇藏一行到了白城子(今吉林省白城市)。然后陶铸同志亲自写信给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,请妥善安排噶喇藏活佛。
噶喇藏活佛到哲里木盟扎萨克图旗王爷庙(今兴安盟乌兰浩特市)后,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乌兰夫、哈丰阿、王再天等领导人亲切接见,安排他为内蒙古自治运动联合会东蒙古总分会顾问。在噶喇藏活佛的动员下,八世迈达里活佛、舍冷旺布活佛、王扎拉活佛等活佛,奈曼旗芒硕庙(即乌力吉硭石庙)、土斯拉其庙(即图萨拉克齐庙)等几座寺庙的青年活佛和90多名青年喇嘛来到王爷庙支持革命。后来噶喇藏活佛被委任为内蒙古自治政府一等参事,他倡导和组织成立了喇嘛医务学校,1947年10月亲任校长,学员有200余人。他还积极联系有经验的蒙医大夫,帮助他们在乌兰浩特爱国街办了蒙医诊所。
1948年元月,呼伦贝尔盟岭西地区归属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统一领导后,乌兰夫等领导同志将噶喇藏活佛派往呼伦贝尔盟牧区,在喇嘛中开展团结、教育工作。开始,牧区的喇嘛和牧民群众并不信任和欢迎他。在呼伦贝尔盟的第一年,他在新巴尔虎左旗等地进行念经传医活动,后经自治区领导同呼伦贝尔盟领导协商,由盟里下达公文,令噶喇藏活佛进驻新巴尔虎左旗甘珠尔庙(呼伦贝尔盟最大的藏传佛教寺庙),担任主持,开展佛事活动,举行法会。“他主动地与当地政府和有关部门联系,取得支持和帮助,积极地与寺庙的中上层喇嘛和民族上层联系,建立感情,彼此信任,深入下层喇嘛和牧民群众中听取意见,不摆葛根的架子,平易近人,从而很快与各方面建立了关系,熟悉了情况。”[5] 噶喇藏活佛根据实际情况和存在的问题,经民主协商,健全了寺庙管理制度和正常的法会,修建了活佛府邸,修缮了佛殿,号召喇嘛们学习藏经和蒙古文,继承和发展藏医药、蒙医药传统,掌握藏医药、蒙医药技能。“他在甘珠尔庙葛根仓办起了蒙医诊所,派人购回所需的贵重药材,自己配制蒙药,治疗了许多腰腿痛和妇女病患者。前来就诊的牧民络绎不绝。牧民群众称赞噶喇藏是‘佛医’,受到了草原广大牧民的信任和拥护。”[6] 噶喇藏活佛对待徒弟平易近人,严格要求,关心他们的前途,帮助他们学习研究医药著作和配制蒙药。为贯彻党的宗教政策,团结喇嘛,制定呼伦贝尔盟喇嘛爱国公约七条;发展组织新巴尔虎左旗蒙医协会,兴办个人投资入股的蒙医药店,协助政府开展支持抗美授朝募捐活动。噶喇藏活佛被当选为新巴尔虎左旗喇嘛医学校副主任、旗卫生工作者协会副主任、旗人大代表和旗人民政府委员等。
1950年,噶喇藏活佛代表宗教界参加全国少数民族参观团,在北京参加国庆观礼,受到毛主席的接见。同年7月,应蒙古人民共和国乌兰巴托甘丹庙的邀请,噶喇藏活佛率领内蒙古20座寺庙的30位喇嘛,去参加保卫世界和平法会,还参加了蒙古的国庆活动。1951年3月7日,在张家口参加内蒙古自治区喇嘛教第一次代表会议。“在这次会上噶喇藏表现积极、发言热烈,提出了不少好的建议。他还帮助引导与会代表领会党的方针政策和会议的宗旨,从而统一了代表的认识。”[7] 1952年11月15日,噶喇藏活佛去北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发起人会议。1953年5月30日,去北京参加中国佛教协会成立会议,当选为中国佛教协会副会长。1954年,参加中国佛教界代表团,访问缅甸。同年,参加内蒙古自治区迎接成吉思汗陵代表团,去青海塔尔寺举行隆重移陵仪式,拜访了塔尔寺第八十四任法台、十一世乌兰活佛嘎拉僧海日布丹毕尼玛,发放布施,迎接成吉思汗陵迁回到伊克昭盟伊金霍洛旗安放。这一年,参加中央访问团,访问西藏。在拉萨朝拜了十四世达赖喇嘛丹增嘉措,在日喀则扎什伦布寺朝拜了十世班禅大师确吉坚赞。从1954年起,他连续当选内蒙古自治区人大代表,出任内蒙古佛教协会名誉主席等职。
1956年9月,应中共中央统战部邀请出任北京雍和宫堪布。“噶喇藏活佛到任后,建立了民主管理制度,健全了经典、佛像、法物、法器等文物的管理和财务管理制度,加强佛殿及环境卫生,规定了参观开放制度,并根据实际情况解决了喇嘛住房等生活上的困难。同时,在雍和宫开设招待所,方便了来京看病的牧民群众。”[8] 噶喇藏活佛被选为北京市喇嘛寺管理委员会主任,加强了北京市的喇嘛教务。同年,参加中国佛教界代表团,随同十世班禅大师确吉坚赞,在尼泊尔参加世界友谊代表大会;11月,他率领中国佛教代表团出席在印度参加释迦牟尼佛涅槃2500周年纪念活动和世界宗教大会,印度总理尼赫鲁召见并赠送他装有金塔的玻璃工艺品,噶喇藏活佛将这一珍宝送给新巴尔虎左旗阿尔山庙。1957年4月12日,去呼和浩特参加内蒙古佛教协会第一届代表会议,噶喇藏活佛被礼请为内蒙古佛教协会名誉会长。1959年,他又率领中国宗教代表团参加在柬埔寨举行的世界宗教会议,面对台湾当局派来并已被大会接纳的台湾宗教代表团,义正辞严地坚持一个中国的立场,提出抗议,最终迫使组织者将其驱逐出大会。同年7月,应蒙古人民共和国佛教协会邀请,参加了蒙古的国庆和甘丹庙“和平塔”开光揭幕典礼。
60年代初,他以中国佛协副主席的身份来到呼伦贝尔盟鄂温克旗锡尼河庙等地,借助开展宗教学术答辩活动向喇嘛们进行形势教育,引导他们正确对待当时的暂时经济困难,使他们坚定克服困难的信心。

噶喇藏活佛主要成就

编辑
噶喇藏活佛被选为第一、二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,国家民委委员,列席全国人大常委会会议。他亲切接待了来访的国内外佛教团体和佛教界知名人士。
1965年8月1日,噶喇藏活佛于呼和浩特圆寂。

噶喇藏活佛人物评价

编辑
在噶喇藏活佛的动员下,八世迈达里活佛、舍冷旺布活佛、王扎拉活佛等内蒙古和周边地区宗教界上层人士参加革命,形成了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强大的统一战线,为中国人民的民族解放事业,为落实党的民族解放和民族间平等团结,为实现各民族一律平等、促进民族团结,为保护、继承、发扬、研究蒙医药学遗产,做出了重要贡献。他们的行为,实际上加快了内蒙古自治运动的步伐。内蒙古自治政府的诞生,是内蒙古历史上空前的盛举,是内蒙古历史新的里程碑,引导蒙古民族解放运动走上了正确的发展道路,初步实现了蒙古族各阶层人民多年来渴求统一与自治的愿望,标志着蒙古民族政治上的彻底解放,对于推动内蒙古的社会改革、经济文化事业的发展具有划时代的意义。内蒙古各族人民自此步入了民族平等、团结互助、共同发展的新的历史时期。新中国成立后,噶喇藏活佛、八世迈达里活佛、舍冷旺布活佛、王扎拉活佛等拥护党的领导,投身到社会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中,积极参加土地改革和宗教改革,爱国爱教,支援抗美援朝,恢复和开展佛教活动,利乐有情,弘法利生,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,想尽办法给人民群众做好事,受到党和政府的肯定,赢得广大人民群众的支持和拥护。后人会记住他们的,他们永远活在人们心中。[1] 
参考资料
词条标签:
行业人物 人物